<th id="lj1tl"></th>
      <output id="lj1tl"><rp id="lj1tl"></rp></output>
      <th id="lj1tl"></th>
      <form id="lj1tl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lj1tl"><p id="lj1tl"><strike id="lj1tl"></strike></p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lj1tl"></form>

        <video id="lj1tl"><th id="lj1tl"><rp id="lj1tl"></rp></th></video>

        義烏網

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 注冊
        義烏網 首頁 網絡新聞 查看內容

        將快遞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選擇權還給消費者

        2024-2-27 09:33

        摘要: 快遞“送貨上門”,而不是未經消費者同意放在快遞驛站,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,如何解決?專業人士認為,這并非一個單純靠快遞員本身就能解決的問題,而是需要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!  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 ]有任 ...

        快遞“送貨上門”,而不是未經消費者同意放在快遞驛站,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,如何解決?專業人士認為,這并非一個單純靠快遞員本身就能解決的問題,而是需要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沒有任何通知,快遞直接被放在快遞驛站,甚至直接被簽收;被擅自放快遞柜的快遞超時還要多付保管費;快遞不僅不送貨上門,快遞驛站還以直接退貨威脅消費者……以上這些問題,都是老百姓在收快遞時遇到的“坑”。

          受這些問題困擾的消費者迎來了曙光。3月1日,《快遞市場管理辦法》(以下簡稱《辦法》)將正式實行。其中提出,“不得擅自將快件投遞到智能快件箱、快遞服務站等快遞末端服務設施”“不得拋扔、踩踏快件”“除因不可抗力因素外,按照約定在承諾的時限內將快件投遞到收件地址、收件人”……以上措施,都是在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我國快遞業發展韌性持續增強。去年,我國快遞業務量實現了從“年均百億”到“月均百億”的跨越。去年12月,國家郵政局監測數據顯示,我國快遞年業務量首次突破1200億件大關,再創歷史新高。

          隨著快遞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步伐加快,解決快遞末端的問題成為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應有之義。

          快遞配送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問題仍有不少

          老百姓對于解決快遞配送“最后一公里”問題的呼聲高居不下。

          物流專家楊達卿觀察到,當前,未征得消費者同意擅自將包裹寄存驛站、快件箱,野蠻分揀等問題仍較為普遍。他認為,這背后是快遞企業管理不精益、服務不規范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楊達卿表示,快遞行業已經有了一些服務標準,但僅靠行業標準,缺乏法規保障,仍難有力推動快遞服務升級。

          一直以來,未經允許,擅自將收件人的快遞放在快遞柜或快遞驛站的情況并不鮮見。在一些地區,往往幾家快遞網點綜合在一個快遞驛站,驛站一定程度上處于“壟斷”地位,不僅不提供送貨上門的服務,有時消費者多次撥打電話,也是一周后才送貨上門,有的消費者打電話投訴,相關人員才會選擇送貨上門。

          在農村,快遞配送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問題更為突出。在一些地區,快遞很難配送到村里,大多是配送到鎮上的快遞驛站,村民很少接到快遞員的詢問電話,一般都是直接被通知去快遞驛站取快遞,有的村民取快遞要去幾公里甚至10多公里之外。

    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鄉鎮快遞網點不足,催生了“拖車費”。一些不在配送范圍內的村鎮,居民去自提快遞,要交1-2元“拖車費”,偏遠地區收3元。收或不收“拖車費”,對不少鄉鎮經營快遞寄存點的人來說,是一個生存問題。他們拉這些快遞回來,需要付出人力、車費等成本。

          針對這些問題,《辦法》提出,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未經用戶同意,不得代為確認收到快件,不得擅自將快件投遞到智能快件箱、快遞服務站等快遞末端服務設施。同時還提及,保障快件安全,防止快件丟失、損毀、內件短少,不得拋扔、踩踏快件。

          針對《辦法》提出的關于“快遞不擅放驛站”的內容,不少網友表示很期待,與此同時,他們也談到:“規則都很好,主要還是要落到實處!

          落點在一個個快遞員的肩頭

          我國每年超千億件快遞的背后是快遞小哥不停奔跑,把一個個快遞送到消費者手上?爝f新規的落實最終也要落在一個個快遞員的肩頭。

          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快運分會副會長徐勇認為,《辦法》正式實施后,可能會出現以下現象:快遞投訴將會增加,一方面,快遞員未按規定將快遞送貨上門可能被投訴;另一方面,快遞員送貨上門,有的人不在家,因快遞丟失等問題去投訴。

          因此,不少人認為,《辦法》正式實施后,更多壓力傳導到了快遞小哥身上。

          2月25日19時許,北京市朝陽區一位申通快遞小哥李明(化名)還在送快遞,他剛整理完30多個快遞,給快遞的主人一個一個打電話用了半個多小時,還剩下幾十個快遞沒整理。他將像往常一樣,把這些快遞直接放在快遞主人家門口。

          李明每天大約要送300多個快遞,扣除各項成本之前,他送1個快遞的收入在1元左右。李明稱,自己送的快遞并不算多,雖然小區有快遞柜,但他一般都會直接送上門,大都直接放在家門口就走,不會打電話或者敲門。

          《辦法》第二十八條提出,收件人可以簽字或者以其他易于辨認、保存的明示方式確認收到快件,也可指定代收人驗收快件和確認收到快件。

          送快遞是個“趕”時間的活兒,快遞員要挨個確認收件人或相關人簽收快件并不是一件易事。李明一天要給很多人打電話,打1次就通是比較幸運的,經常是打了3次也不通,一個快遞耗費兩三分鐘,加上送上門,敲開門,很多人又不在家,讓本人簽收或者其他人代收更難。李明并不了解《辦法》即將實施,更不清楚這項新規將給他帶來的影響。他說:“挨個那樣送,做不到!

          2月25日,北京市朝陽區一位韻達快遞小哥在抖音上看到了快遞新規即將施行。他表示,雖然小區有快遞柜,但他一直都是送貨上門,同樣也是放在家門口就走!耙潜仨氁蟠螂娫,那就沒法送了!

          將選擇權更多地交給消費者

          快遞行業的“價格戰”久持不下。徐勇指出,快遞業的“電商依賴癥”由來已久,即來自電商的快遞占據了快遞訂單的大頭,“現在快遞的定價權不在快遞公司手里,更多的是在電商手里,因為電商控制著貨源,它們利用貨源優勢壓低快遞價格”。

          快遞費總體相對較低,處于快遞配送末端的快遞員派送一單能夠得到的錢則更少,多投遞,多收入,為提高投遞效率,不少快遞員會選擇將快遞直接送到快遞驛站或者放在主人家門口。

          在徐勇看來,隨著新規的實施,快遞“送貨上門”的壓力確實會更多地傳導到快遞員身上?爝f員需要逐一向消費者打電話,配送效率也會受影響,對于處于配送末端、配送費原本就不高的他們來說,配送效率受影響,他們的工作在“加碼”。

          “快遞行業野蠻生長時代已經結束,但野蠻生長發展的慣性仍在,相當一部分快遞企業仍高度依賴價格戰和規模效應獲取市場份額!睏钸_卿認為,價格戰帶來的是互相消耗式競爭,而不是互相激勵式競爭,造成劣幣驅逐良幣,對市場秩序、對企業發展、對百姓體驗都有害無益,其帶來的規模經濟也是帶水分的規模經濟。

          楊達卿認為,更細更嚴格的《辦法》有利于行業進入正循環競爭,也會利于守法合規做大做強。他認為,在企業分散式消耗式競爭下,快遞員的權益就不會得到根本保障。從短期看,在末端人力不足的區域,新規帶來的壓力會直接傳導給快遞員,最有痛感的可能也是快遞員?爝f行業需要完善工會制度,真正維護快遞從業者的權益。從長期看,《辦法》如得到嚴格落實,必然讓部分粗放發展的企業市場空間萎縮,進而促進行業進入良性發展的正循環,企業做大做強才能真正維護快遞從業者的權益。

          費用問題也引發了消費者的擔心,快遞送貨上門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成本增加,因為“羊毛最終出在羊身上”。那么,快遞費是否會因此上漲?

          “在實際操作中,快遞‘送貨上門’僅靠一個部門很難做到!毙煊乱仓赋,這并非一個單純靠快遞員本身就能解決的問題,而是需要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。多部門建立一種聯動機制,不僅是從快遞公司本身入手,不妨更早地從電商這一環就切入,讓消費者在購買產品時,可以自主選擇快遞品牌,選擇送達的位置——家里、驛站或快遞柜等,但每一樣,快遞公司都需要明碼標價,“把選擇權交給消費者”。

        游戲中的文化  市非遺館“天工開物”主題展精彩紛呈  “風貌驛站”促共富 書寫西海新華章  人勤春來早 技術培訓忙  “小巷衛士”:送安全進企業  

        義烏網

        GMT+8, 2024-2-27 14:27
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亚洲无码免费视频_无码中文字幕av免费播_国产无码久久久久久_色欲av人妻精品久久久